玫瑰

任晋渝发表于2015年01月13日13:19:27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玫瑰 散文美文 任晋渝

女人指导儿子背句子“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拿眼挖我,告诉儿子:“你爸从来没有赠你妈玫瑰,所以不香。”情人节那夜,路过花店,买了一束,回来,又板着脸训:“钱多得烧心不是?”

小时候,看电影《瞧这一家子》,啥都没记住,就记得陈佩斯把他老子花盆里那枝玫瑰给剪掉,拿去哄女朋友,回头又直接插花盆里。可把老头子唬坏了,大概以为自己也是灌园叟秋翁,遇到了仙了吧。可惜了,那花没几天枯萎了,不像秋翁的花仙子,能够自己想枯就枯,想荣就荣。

张爱玲的玫瑰倒也想由着自己掌控枯荣,可惜了,那终究是梦。不管是得到了白得像衣服上的饭黏子似的白玫,还是得到了像心口上的朱砂痣一样的红玫,都由不得自己。窃以为,只要是觉得好,便去珍爱吧,要知道花期一过,什么都留不住。
读中专,每天要穿过小花园去教室,沿围墙栽着密密的六合资料,女友说是刺玫,总不见开花,也就淡忘了。下雪后,我们照了相,许多年后忆起来,那背后不开花的刺玫,其实是老天爷冥冥中的暗示。果然寒假一完,她便被人事厅匆匆借去整理档案,难得见一面。突然回来,已经快入暑了。小花园里已经开了一片,她过去摘:“可以做玫瑰酱的,很好吃,做了给你。”想及李叔卿的《芳树》,里边的种种,不正是眼前情形吗,那隐含的伤逝是难免的,正如几月后毕业了,始终没见到女孩的玫瑰酱。

小学同学家里有一畦花圃,开核桃大的花,粗壮的茎,很是喜气。问是什么,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好看了,才种。回去跟母亲说,让剪枝时拿几截回来,插盆里,入秋前便扎了根,春时移到院里,也结出芬芳的苞蕊,惹得邻居都过来瞧,有认识的便说:“呀,玫瑰。”这才晓得。《西京杂记》中种在乐游园里的玫瑰树,隐隐有仙气,不然不会自然就从天地间生出来。帝王家的玫瑰,如今落在了百姓家,不是让百姓滋皇家的喜气,而是让皇亲贵戚们真正接地气,尝民间甘苦,真正融入到百姓中去。普天同乐,方能天下太平。

hcsmne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