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草忘忧 当家花旦

祁云枝发表于2015年02月19日23:50:33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萱草 忘忧 花旦 祁云枝

晚上,去外面吃饭,朋友点了一份汤说,咱们来一份忘忧汤,把现实里的不愉快全部忘掉吧!

嗯?忘忧汤,这名字好有诱惑力。

及至汤盆上桌,一看,不禁哑然失笑,同时也暗暗佩服饭店主人的精明。

这忘忧汤的主料,是黄花菜。黄花菜在秋霞在线还看秋霞理论学中,属于萱草的一种,萱草的品种很多,大多入眼不入口。而萱草,在《诗经》中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谖草”,“谖”是“忘却”的意思,因而萱草有“忘忧草”之名。

萱草

这家店主将黄花菜汤冠名忘忧汤,绕了多大一个弯啊,而且还偷换了概念。但这并没有妨碍到谁,甚至因给朋友解释这汤名,两个人哈哈大笑一番,俨然已经忘却了尘世间的烦恼。

一种我们司空见惯的蔬菜,在某一天,突然披了件好看的“衣服”,以另一种“身份”出现,于平淡无味的生活,就是一份让人惊喜的“作料”。

第一次得知萱草能够忘忧,是在白居易的诗里:“杜康能解闷,萱草能忘忧”。当时职业病般地想肯定是萱草中的某种化学物质,有解郁化忧的功能,但是遍查资料,也没查出个所以然。倒是追根索源,查到《诗经·卫风·伯兮》一诗中“焉得谖草,言树之背”这一句,看注释时才恍然大悟。

一位思念远征丈夫的妇人,头发乱了也没心思梳理,更没有心思涂脂抹粉——我打扮给谁看呢?……当相思成疾,妇人自心底一声叹息:“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我要到哪里去找得一株萱草呢?把它种在北屋的堂前,好让我忘掉这一切!

原来,妇人想依靠种植萱草时的忙碌,心为物移,忘掉对夫君的思念和忧愁——这该是萱草忘忧能力的正解,与心理学有关,与化学无关。

“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在孟郊的这两句诗里,萱草也为“忘忧”代言。孩子临出发前种在母亲院落里金灿灿的萱草花,就是母亲日日堂前的安慰——天天有花开,日日有菜采。忙碌之间,母亲也就忘了思念之苦,忘却忧愁……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萱草的另一个名字——疗愁。

疗愁一词,渗入了积极和主动的成分,一扫“忘忧”的阴霾,听起来不再那么消极和避世。人活着,就该积极主动一些,为自己,也为相爱的人。

萱草开花,其实挺有深意。具体到每一朵花,都是朝开暮落——凌晨开放,日暮闭合,午夜萎谢,只有一天的美丽。黄花菜的英文名daylily(一日百合),让人伤感,有匆匆易逝的况味,仿佛转瞬少年老,心底落满尘埃。然而综观全株,却可以看到一场美丽的接力。一枝花茎上二三十朵花骨朵,每天都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如此这般,轰轰烈烈的花期,竟然可以持续整个夏天,这一夏心情,自然也是舒爽的。

萱草的叶片细细长长,一丛丛生长在基部,有着兰草的雅致。一支支花葶从叶丛里抽出,高高举出橘红和橙黄的花朵,在堂前、在庭院,坦然自若。

萱草的碧叶丹花,很适合生长在诗词典故里。

当然,我更希望它绽放在思念者的心头——放下忧愁、快乐无忧!

hcsmne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