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缨花盛开的地方

张立新发表于2015年03月19日22:21:37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马缨杜鹃 马缨花 散文美文 张立新

“海师傅,场部还远么?”

对于“我”特别和善的询问,车把式海喜喜理都没理,驾驭着三匹瘦马拉的大车,艰难地走着。除了以方言唱起的悠长而高亢的情歌外,没说一句话,直到好像到了一处被“废弃了的荒村”……

三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坐在一辆高级大巴上,导游小姜特别健谈,一路讲着《绿化树》,讲着张贤亮,讲着镇南堡,还让我们猜《绿化树》中的女主角叫啥名。听着小姜的讲解,我却一路想着《绿化树》中的情节。马缨花,以及海喜喜、谢队长、“我”章永璘,这些名字对我而言,太熟悉了。而此时的一车人,竟然都不知道。也是,没读过《绿化树》,又怎知道马缨花,怎知道“吃饱了不饿”的哲理。

其实,在《绿化树》之前,我就读过张贤亮《河的子孙》《肖尔布拉克》,就已经沉浸于他笔带雄风、娓娓而谈的故事当中。之后,又读过《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习惯死亡》,张贤亮成了我喜欢的为数不多的作家之一。也许很多年前,我就幻想着,有机会到《绿化树》中描述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尽管,当时我地理概念不清,尚不晓得小说中的地方就在宁夏,就在如今西部影视城所在的位置。

此刻,我就坐在前往西部影视城的大巴上。

看到刻有“镇北堡西部影城”的巨型泰山石,我想起了小说中的镇南堡,想起了“我”用三斤土豆换五斤胡萝卜的小聪明,甚至仿佛看到了马缨花和女儿尔舍在逗乐,感受到了她对“我”的情爱,听到了她“狗狗”“肉肉”的昵称。眼前这座镇北堡影城,通称西部影视城,位于贺兰山东麓,距银川35公里,借助明清时代雄浑、悲壮、苍凉、残旧、被遗弃的边防古堡,修建而成的影视基地,早已蜚声海内外。也许,我此行的目的,与其说是想参观《牧马人》《红高粱》《大话西游》《乔家大院》等百部影视剧的拍摄现场,不如说是想在《绿化树》的诞生地走一走,体会一下张贤亮的足迹,以及他笔下饥饿、劳动改造、朴素情爱的发生地。

影视城分老银川一条街、明城、清城三个集群。按道教的吉祥行走线路,依次走白虎(入口,即知之门),沿青龙(老银川一条街)、朱雀(明城)、玄武(清城)的线路,我慢慢行走。以马缨花、海喜喜命名的茶坊、酒店,引人注目。织布、擀毡、打铁、碾药、豆腐坊等,真假难辨。大公报社、衙门、国民政府、供销社,以及客栈、月亮门、酒作坊、比武台、招亲台、农家院、大戏台等,百般场景,各类道具,让人错以为时光忽然倒流。步入“文革”大院,我忍不住仔细看了看关押“走资派”和“地富反坏右分子”的“牛棚”。

“就是钢刀把我头砍断,我血身子还陪着你哩!”听到马缨花这样的表白,有谁能不刻骨铭心?最终,马缨花走了,去了遥远的青海。而作为彩之网官方手机app下载的马缨花,又名绿化树的,却在“我”的眼前,盛开成了“绿色的海洋”。走进了张贤亮文学作品及书法展馆,也欣赏了他价值不菲的藏品。我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作家对于脚下这片土地最真挚的热爱。

也许,我看到的不仅仅是影视基地,而是一个或很多个创作者的思想和灵魂。在镇北堡行走,我又何尝不是在聆听张贤亮的脉搏,品读他同样灿烂而厚重的人生。

hcsmne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