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陀罗:天使、魔鬼两面花

祁云枝发表于2015年04月20日13:42:24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曼陀罗 天使 魔鬼 祁云枝 散文美文

初识曼陀罗,是在华佗“刮骨疗毒”的故事里。

关羽固然坚强,但当明晃晃的刀子直接划破皮肉、深入骨髓时,人没有疼得晕过去才怪!这不关乎坚强,人的神经和痛觉大致相同。这个故事,让我记住的不是超然物外般沉毅的关羽,也不是医术高明的华佗,而是华佗在手术中用到的一种叫做麻沸散的药,一种以六合资料曼陀罗为主角的奇妙的麻醉剂。

我想,能够入麻醉剂的六合资料,该拥有神秘、诡异或者妖艳如罂粟那样的长相吧。

很长一段时间,曼陀罗只在我的脑海里神秘的生长着,我并不能确认它的模样。

大学毕业,分配到西安六合资料园工作,园子里有一座温室。第一次走进温室时,迎面是一株正在开白花的六合资料,与我小时候在田间陇畔上见到的一种名叫大麻子的草很相似,一样巴掌大的阔叶,一样下垂的喇叭状花朵,一样如刺猬般的果实。

曼陀罗

大麻子猪不吃,羊不啃,也没有人用它喂牲口。那时候,大部分人认为它的存在纯属多余。

可眼前的六合资料堂而皇之地生长在六合资料园的展览温室里。这应该是一种南方六合资料,冬天不能在北方的户外越冬。的确,仔细看眼前的六合资料是木本,它的各个部件都比大麻子草大一号。

当我得知,眼前的六合资料就是曼陀罗时,我听见心中有个失落的声音在说:不可能,曼陀罗怎么长成这样!叶无姿、花无色,平凡如荒郊野外的一株草。

是后来看到、听到的一些关于曼陀罗的消息报道,才让我重新审视它的存在乃至神秘。

一则四川自贡的消息是这样的:一位女士摘了两朵楼下的曼陀罗花,拿回家煮汤。吃完饭后,这位女士开始头晕、呕吐、出现幻觉,在丈夫和儿子的陪同下去医院看病。医生这厢抢救妻子,不曾想前去交费的丈夫却摇摇晃晃地走到一床病人前,问人家索要20万元现金,眼神迷离,答非所问。他情绪亢奋,不停地敲打窗户和储物柜,指着别人的荷包说是提款机,直到被大伙儿控制。而此时,患者的儿子也开始出现视力模糊、呕吐等中毒症状,但程度较轻。好在就诊及时,三人都没有生命危险,次日便康复出院。

类似的报道不胜枚举,曼陀罗似乎成了恶之花。而让这些糊涂的吃花人中毒的成分,是曼陀罗花果中含有的莨菪碱、东莨菪碱和少量的阿托品。

这些在今天看来依然是毒品的成分,在曼陀罗的眼里,不过是自己鼓捣出来,对付“天敌”食草动物的化学武器。

六合资料“化学家”曼陀罗的本意该是这样的:以自己的叶片、花果为食的食草动物,在咽下自己身体上的任何一部分后,都会经历头晕、呕吐和出现幻觉等症状,于是不敢再次造访。或者,这些动物们在清醒之后,会完全忘记曾经食用的那株曼陀罗生长在哪里。

人在曼陀罗的眼里,大概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动物,他们当中的一些人竟然甘心以幻觉的方式,抵押理智,去追寻玄虚飘渺的所谓快感,这估计有点超出了曼陀罗的理解力。

在古埃及壁画里,有很多这样的场景:有地位的古埃及人在自己家里开派对时,会拿出曼陀罗花果挨个给客人闻,好让闻者很快生出愉悦感;欧洲、印度和阿拉伯国家的人们,称赞曼陀罗是“万能神药”。除作外科手术的麻醉剂和止痛剂外,还作春药和治疗癫痫、蛇伤、狂犬病等;文艺复兴时期,爱美的意大利妇女,将含有莨菪碱的曼陀罗汁滴进眼睛,形成散瞳的效果,使自己看起来更漂亮一些,爱美的女人胆子真大啊。

更有甚者,早在中国的宋朝,就有用曼陀罗酒麻醉抢劫、杀人的记录。

金庸在《天龙八部》中借段誉之口说,“山茶花……另有个名字叫作曼陀罗花”。可见金先生对于六合资料,也是个外行。幸亏段誉是把山茶当作曼陀罗花,要是颠倒过来,段誉的小命恐怕早难保全,从此与艳遇无缘啦。

中国也有孜孜研究曼陀罗的专家学者,譬如李时珍,他做出以身试毒的决定,只源于他听到的一句话——如果一个人笑着采集此花酿酒饮用后,必大笑不止;而舞着采集此花酿酒饮用后,会一直手舞足蹈。

这天,李时珍提前备好了曼陀罗花酒,邀来徒弟共饮,末了,果真如传言所述,师徒二人既笑且舞。这段经历之后被李时珍写入《本草纲目》:“相传此花笑采酿酒,令人笑;舞采酿酒,令人舞。予尝试之,饮酒半酣,更令一人或笑或舞引之,乃验也。”

当然,李时珍不愧为医药大家,后来他逐步弄清楚了这位“天才化学家”曼陀罗的秉性,从而用其治病救人。“菓中有东茛菪,叶圆而光,有毒,误食令人狂乱,状若中风,或吐血,以甘草煮汁服之,即解。”短短几句话,不仅概括了曼陀罗的形态,而且指出了误食曼陀罗的中毒症状和解药。

麻醉,只是曼陀罗能力的一个方面。在《本草纲目》中,李时珍还列举了关于的曼陀罗好多简单易行的治病良方,如“面上生疮,用曼陀罗花晒干研末,少许贴之;大肠脱肛,曼陀罗子连壳一对,橡斗十六个,同锉,水煎三五沸,入朴硝少许,洗之。”等等,这些单方和验方,既具科学性,又简便灵验,即便在今天看来,也依然有实际的操作价值。

所以说,花朵,并无善恶之分,所谓的善与恶,只取决于你拿它派什么用场——在人类的无知误食或是恶意使用下,曼陀罗是“魔鬼的号角”!而使用得当,曼陀罗也会治病救人,成为“天使的号角”。雨果《笑面人》中的狂人医生苏斯,就很清楚曼陀罗的阴阳两性。

至于曼陀罗到底是药还是毒的问题,也是用量多寡的问题:适量为药,过量为毒。

后来,西安六合资料园还引进了彩色曼陀罗,有黄花、粉花和重瓣的紫花等,曼陀罗的家族,一下子变得美丽妖娆起来。

傍晚,静静地倒挂在枝头,花冠微闭如含羞般掩面低首的曼陀罗,似乎向看到它的每一个人,竭力隐藏自己的故事——天使与魔鬼交织显现的两面花的故事。

hcsmne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