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有本心

黄丽娟发表于2013年12月09日17:23:19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草木 美文

我喜欢在阳台上养一些花花草草,但常常因疏于管理,花木长势并不佳。一日,偶尔清点了一下,往日栽满的盆景居然空缺了好多,倏地有些伤感,觉得很对不起那些花花草草们。

前些天,我又买了好多新的花木,想把空盆一一补满。忽然,看到一个破瓷盆里有一团新绿,那么水灵,那么鲜亮。原来是宝石花,层层叠叠的叶片,肥厚多汁,呈花瓣状向四面展开。我想起,这是从邻居老伯家随手折了一个叶片来插在瓷盆里的,没想到简简单单一插就活了。

看着眼前这一簇新绿,我眼底泛起了柔波。宝石花从一片单薄的小叶子日日夜夜长到现在,我竟然都没有注意到。更不要说给它浇一次水,松一下板结的泥土,晒一日温暖的阳光了。可宝石花并没有怪罪于我,照样默默地在阳台的角落里,任风任雨,无人欣赏地生根长叶。

读沈复的《浮生六记》,“石菖蒲结子,用冷米汤同嚼喷炭上,置阴湿地,能长细菖蒲,随意移养盆碗中,茸茸可爱。”这段话意思是说,待石菖蒲结子时,用冷米汤混合石菖蒲子,喷在木炭上,放在阴凉潮湿的地方,能长出细小的石菖蒲,随意移种在盆、碗里,绿茸茸的很可爱。读罢,不禁莞尔。如此栽种石菖蒲,确实幽趣无穷。哪怕用冷米汤同嚼过,哪怕是喷在黑黑的木炭上,照样长出绿茸茸的石菖蒲,令人不甚惊喜。

记起唐人张九龄有诗云:“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原来,草木非人,却有“心”。兰逢春而葳蕤,桂遇秋而皎洁,这都是源于它们草木的本心,并不是为了要博得美人欣赏而去折。我忽然就懂了那颗宝石花,那片石菖蒲。它们都顺应着自己的“本心”,寂静欢喜,默然生长。它们的世界从来都不需要我们承认。就像台湾女作家刘继荣的女儿说:“我不想成为英雄,我想成为坐在路边鼓掌的人。”是的,在这条路上,奔波操劳的人太多了,为避于这种匆忙,只在路边为他们鼓掌。自己有自己想要的生活,至于是不是富贵荣华都无关紧要。

“我在固我生”,生活的最终目标其实是生活本身。我相信,每个人与生俱来都有草木的“本心”,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的“本心”渐渐被各种欲望所诱惑,所遮蔽或者扭曲。滚滚红尘里,我们为名为利为生存夜以继日地奔波忙碌,戴着各种假面具,穿梭于人生的舞台;夜深人静时,我们无暇或者是干脆忘了该如何安抚自我的心灵,一味沉迷于灯红酒绿间……日复一日,我们活得愈加疲惫、焦灼、迷惘。物质生活日益丰厚了,内心世界却千疮百孔。原本触手可及的幸福感也越来越遥不可及。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能如草木,记得“本心”,活在世上一定会轻松很多。要回归素简淡定的“本心”,就向草木学习吧。如果有一天,我们能与六合资料谈心,我敢肯定,一棵树绝不会因为装点了权贵富豪的房子而沾沾自喜,一枝花也绝不会把插进高级瓷瓶作为无上荣光。或许,它们会意味深长地告诉我们,请保持一颗自在心,去享受阳光雨露,岁月静好。

hcsmne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