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李子甜

黄瑞琴发表于2015年06月26日00:06:31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李子 李树 端午 散文美文 黄瑞琴

李子开始上市了,看着红艳艳的李子,洗干净捧在手心,好香的味道,这个时候,吃上三两颗,开胃极了。但记忆里最大最甜的的李子,当属外婆给我留的三华李。

上世纪90年代初,外婆还健在,日常负责给舅舅家放牛。舅舅有一果山,跟大多数农民一样,都是以种沙田柚为主,也有几棵李子树。不成片的李子就成了我们这些“馋嘴猫”的口中食。

端午节前后遇上周末,我就坐车跑回舅舅家。七十多岁的外婆还要去放牛,她带我爬过屋后崎岖的上坡路,再走过一横排,二十多分钟到了舅舅的果山。每当我跟在年老硬朗的外婆身后,我觉得我比她更像老太太。可不是?我伸出舌头大口喘气,而外婆看到我那小样,笑得那叫一个乐。红红的三华李还挂在树上,那是他们特意给我留的。

伸手摘下最大的一颗,顾不上洗,在手心搓几下直接塞口里,甜丝丝的香味溢满唇齿间,囫囵吞下去,赶紧摘下第二颗第三颗。三颗落肚,嘴不馋了,才慢悠悠地摘点李子回家给弟弟妹妹吃。那时的外婆已经没多少颗牙齿了,她也不吃李子,光看着我吃李子的幸福样,额头早就笑成了一朵花。

后来,随着年事渐高,外婆的身体越来越差,还得了脑萎缩,慢慢地连谁也认不出来。 不过,不管脑子如何不中用,她的记忆深处总还记得她的孩子的姓名。每个周末,我就带着炖好的肉汤和全家去看她,喂她吃。看着像孩子一样的外婆,我就喜欢跟她开玩笑,问她生下的孩子的名字,骗她我就是我妈。她会一本正经地告诉我你不是阿玉英(我妈的名字),她还说阿玉英在广州,她要去广州看她。

2010年,外婆在家中安详地离开了我们。每年的五月,三华李还是一样成熟,还是一样香甜。可不管怎样,再也没有记忆里外婆的李子那么甜!

微信搜索:秋霞网在线观看高清秋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ml/meiwen/text1130.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上一篇:槟榔杂说下一篇:结香花开
hcsmne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