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赏凌霄学感恩

岳强发表于2015年08月10日00:38:01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凌霄花 感恩花 岳强 散文美文

伏热尚未散尽,节气立秋已至。相信很多人会觉得现在节气不准了,却不知这正是古人对天地物候变化的见微知著观察所得,这种宏观物候正如老子《道德经》所言“大象无形”,像我们日常依赖的空气一般“日用而不知”。

所谓节气立秋,是以天地气机的升降开合中的物候变化节点与空间定位来确定。所以,《淮南子》形象地描述“秋为矩,矩者,所以方万物也。”《太元经》曰:“秋者,物皆成象而聚也。”汉代易学家京房的八卦卦气说认为,“乾主立冬,当十月;坤主立秋,当七月。”从卦象讲,乾为天,坤为地;乾为父,坤为母。那坤卦的卦德是什么呢?即是“厚德载物。”

凌霄花作为立秋的节气花木,其花语恰恰寓意慈母之爱。凌霄花经常与冬青、樱草放在一起,结成花束赠送给母亲,以表达对母亲的热爱之情,这正与节气卦象相应。记者在去年立秋的物候日志中写道,秋来要知感恩,凌霄花也恰是感恩报恩之花。

凌霄花

凌霄花是紫葳科凌霄属攀援藤本六合资料,分布于中国中部,性喜温暖湿润、有阳光的环境,借气生根攀援它物向上生长,花鲜红色,花冠漏斗形,结蒴果,可入药,有行血去瘀、凉血祛风的功效。《诗经·苕之华》中的“苕”,就是凌霄花。

不过凌霄花自古也是被文人褒贬不一的花木。唐人白居易《咏凌霄花》中讽刺道:“有木名凌霄,擢秀非孤标;偶依一株树,遂抽百尺条,托根附树身,开花寄树梢; 自谓得其势,无因有动摇。一旦树摧倒,独立暂飘飖;疾风从东起,吹折不终朝。朝为拂云花,暮为委地樵;寄言立身者,勿学柔弱苗。”现代诗人舒婷《致橡树》起首就写到:“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诗中凌霄花成了攀附高枝的代名词。而宋人贾昌朝的《咏凌霄花》则将凌霄花喻为志存高远之花,其诗写道:“披云似有凌霄志,向日宁无捧日心。珍重青松好依托,直从平地起千寻。”唐人欧阳炯则以一句“满对微风吹细叶,一条龙甲入清虚。”将凌霄花喻为入云之龙,更具气势。所以,清代戏剧家李渔道:“藤花之可敬者,莫若凌霄,望之如天际真人,卒急不能招致。”可见,同赏凌霄花,亦是见仁见智,更何况观人睹事呢?我们若从汉字字形去体悟其意,人字不就如凌霄花与所攀缘之木一般互相支撑、互相依赖的生命吗?相互捧场而不是拆台,相互感恩而不是敌对,这个“人”字才立得住,明此理不就是坤德吗?《大学》三纲之“明明德”大概也有此意吧?那亲民亦可看做是互相帮助,这一撇一捺的“人”书写规矩则近于至善矣,此亦是书道心法“字如其人”的道理。如此,凌霄花虽不言语,何尝不是在“行不言之教”呢?

若从心理学角度讲,“言为心声”。你的观点,就是你心灵的一面镜子。如同宋代文豪苏东坡与佛印禅师的一则公案:传说某日,东坡居士与佛印禅师对坐。东坡居士问禅师道:“师父看我坐姿如何?”佛印赞叹道:“像一尊佛。”东坡居士甚是高兴。佛印禅师接着也问东坡居士:“那你看我呢?”东坡居士戏言:“像一坨屎。”后被明眼人点破道:“佛印禅师心中有佛,所见皆是佛;东坡先生心中全装了屎,所见皆是狗屎也”。

至此,在立秋时节,当我们观赏凌霄花时,当是用感恩报恩之心呢,还是讥讽攀附之心呢?

微信搜索:花草六合特码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ml/meiwen/text1223.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上一篇:向三角梅道歉下一篇:孤独的花生米
hcsmne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