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王瑛发表于2014年01月02日21:38:43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南瓜

仅一月余,摆放在客厅里的那个南瓜,外形有了明显的变化,先前青翠欲滴的瓜蒂,慢慢变成黄色,渐而硬成木质化;曾经光滑浑圆青绿的瓜皮,蹭出几条橙黄的纵棱,黄绿相间,色彩煞是抢眼;不知何时,南瓜的周身,蒙上一层薄薄的白霜,就像一个艺术品,经过岁月的洗礼,有了些许的包浆,更加熠熠生辉。

南瓜不大,三斤多重,因它形如磨盘,我便称之为磨盘南瓜。它应该属于南瓜的某个品种吧,因为在南瓜的家族中,形状除了圆圆的,还有长形的,椭圆形的;外皮不止有青色,还有橙黄色。

我喜爱吃南瓜,它不仅是可口的蔬菜,更是上好的食疗药材。据《滇南本草》载:南瓜性温,味甘无毒,能润肺益气,治咳止喘,疗肺通便,还有利尿美容之功,可谓是黄金食品。

小时候,母亲曾在一段堤坡上开荒。每到春天,她把十几株南瓜秧栽在荒坡上,棵距间隔一尺余长,然后适时浇水、施肥。对待南瓜秧,母亲就像呵护她的孩子一样精心。夏天,堤坡上充满了生命的绿。母亲勤于在叶丛中掐尖,看似茂盛的藤蔓,如果不掐尖,只会开公花,结不出丰硕的果。待到秋天,母亲的辛劳终于有了成果,一个个可爱的南瓜,静静地躺在绿叶间,等待主人青睐。母亲把南瓜送给左邻右舍,吃不完的,就堆放在床脚下,南瓜耐放,只要不切开,就不会烂掉。待到冬天下雪的时候,懒得出门,和着蔬菜煮火锅,一家人围炉吃饭,是很幸福的事情。我喜欢吃母亲做的“南瓜疙瘩”和“南瓜丸子”,“南瓜丸子”类似“南瓜饼”,虽说都是粗粮,那种香甜一直留在记忆中。

家中的那个磨盘南瓜,我一直舍不得吃,因它是“回音壁”送给我的。磨盘南瓜不是她亲手种的,也不是在市场买的,而是她“摘”来的。

初冬,我们去瞻仰新四军第五师纪念馆,在白果树湾,房前屋后,勤劳的乡民,种下几株南瓜,不仅美化了村落,还可丰富餐桌。“回音壁”是诗人,她喜爱乡村,喜欢乡村的空气,喜欢乡村的风物,喜欢乡村的味道。每到一处,她以诗人的眼光,寻找诗意的东西。一朵花、一棵草、一头牛、一只蝴蝶,都能入她的眼,写成一首美妙的诗。她寻寻觅觅,在一片绿叶丛中,一眼就相中了那个南瓜,甚是欢喜。她来不及跟乡民打招呼,也不知是谁家的,就偷偷摘下,用自己的外套包好。回家的时候,她执意把那个南瓜送给我。

如今,那个南瓜就像一个艺术品,底座用一个晶莹剔透的玻璃烟缸搁置,与那些花花草草,书法绘画,一起装饰我家的客厅。看到它,我便想起了她们。

hcsmne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