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插一枝梅花醉

任崇喜发表于2014年02月16日19:27:26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梅花 散文 任崇喜

春节里,震耳欲聋的爆竹声,让淡了的年味浓了,让喜庆的气氛厚了,也让雾霾肆意横行,实在无奈。

于是,无聊便翻书。喜的是,看到一句:寒家岁末无多事,插枝梅花便过年。这是郑板桥的诗句。这看似无所求,实则祈高雅。只有郑板桥,才能有这等心境和雅致,才可写出这样的诗句。

心,俨然动了起来。虽然没有郑板桥的雅趣,但读到这样的诗句,还是能给心带来一丝生机、一点喜气,更能给人带来暖意、带来温馨。

在古代,插花是一件雅事,无关过不过年。

古人插花,主要方式可分三种:花瓶式插花、盆景式插花和壁挂式插花。古人插花,要求插花活泼自然,有生机、有韵味,高低有层、疏密有致。

“喜红则红,爱紫则紫,随心插戴,自然合宜”,这是李渔的见解。“花宜瘦巧,不宜繁杂。若插一枝,须择枝柯奇古;二枝须高下合插。亦只可一二种,过多便如酒肆”,这是文震亨的说法。

按沈三白的话说,枝枝叶叶都可以入诗入画,只要给我们美感就行。“枫叶竹枝,乱草荆棘,均可入选。或绿竹一竿,配以枸杞数粒,几茎细草,伴以荆    棘两枝,苟位置得宜,另有世外之趣。”插花是件雅事,插曲折多姿、经霜耐寒的梅花,更是雅上之雅了。

据记载,禅宗六祖惠能生性好梅。每到一地都以插梅为记。一次,他寄寓端州,于城西一土岗上坐禅,为四周清丽景色感染,便在岗上遍植梅花,昭示他惜梅喻爱、以爱扬法的无限禅心。当夜,万树梅花迎风绽开。这样的禅意,这样的风度,更契合宋人的生活。

点茶、焚香、插花、挂画,被宋人合称为生活“四艺”,是宋人追求雅致生活的一部分。这里的花,几乎囊尽一年里的所有六合开奖结果。在冬天来临之前,聪明的女人,把应季的鲜花夹在书册中间,留作冬天簪髻插花之用,宋人称之为“花腊”。在宋朝,梅花最盛。“梅,天下尤物,无问智、愚、贤、不肖,莫敢有异议。学圃之士,必先种梅,且不厌多,他花无多少皆不系轻重。”足见梅花在宋人心目中的地位。

“梅花为天下神奇,而诗人尤所酷好。”梅花枝干挺秀,花色雅丽,香味清幽,不但进入文人的诗词里,而且浸入文人的骨子里。和靖先生“以梅为妻,以鹤为子”,姜白石喜梅的暗香疏影,胡铨说“我与梅花真莫逆”,何梦桂“问梅花与我,是谁瘦绝”,陆游感叹“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南宋诗人范成大不仅栽植梅花成瘾,而且“食梅”成史上一绝……动人心扉的传奇故事里,展现的是孤    芳自赏、幽洁自持,寄托的是孤清与落寞。

在冰封大地的酷寒冬日,铁骨铮铮、锦心绣口的文人,最喜欢插的该是梅花了。

朱敦儒“志行高洁,虽为布衣而有朝野之望”,靖康年间,两次举荐为学官而不出任。他说:“麋鹿之性,自乐闲旷,爵禄非所愿也。”于是,他拂衣还山,“射麋上苑,走马长楸。对葱葱佳气,赤县神州。好景何曾虚过?胜友是处相留。向伊川雪夜,洛浦花朝,占断狂游”。“诗万卷,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这首《鹧鸪天》,是他前半生人生态度和襟怀抱负的集中反映。

“一剪梅花万样娇。斜插梅枝,略点眉梢。轻盈微笑舞低回,何事尊前拍误招。夜渐寒深酒渐消。袖里时闻玉钏敲。城头谁恁促残更,银漏何如,且慢明朝。”一剪寒梅,凌寒绽放,白雪映红梅,骨傲姿娇。周邦彦的无限惆怅低回,该与梅花无关了。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挼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李清照南渡后,颠沛流离,沦落漂零,哪里还有心思去插梅呢?“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描述的该是她的心境吧。

插梅、咏梅,是借梅怡情、抒怀、表节。不管身置何处、心境如何,快雪时晴,且插一枝梅花醉吧。

hcsmne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