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胡杨林

张俊豪发表于2014年03月04日17:29:19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胡杨林 散文 张俊豪

新疆的大漠戈壁寂寥、浑厚、久远,像饱经风霜的西北汉子。这里生长着一种非常特殊、生命力极强的树种——胡杨。胡杨抗风沙、忍干旱、耐盐碱,对防风固沙、改善环境有非常独到的作用。乌苏市西北部就有这样一片胡杨林。

春夏之时,胡杨树青翠摇曳,一些珍稀动物和鸟也不时在林间穿梭,远离人类的角落充满了勃勃生机;到了秋天,金黄色的叶子与土黄色的沙子交相辉映,沙沙作响,景色十分迷人。置身其中,仿佛到了世外桃源,使人有一种返朴归真的闲适和快感。

有人说:胡杨树活着千年不死,死了千年不倒,倒了千年不朽。胡杨因此被无数人赞誉为“英雄树”。真是这样吗?一次偶然的机遇,改变了我固有的看法。

一个周末,我和几个朋友同游了世界上最大的甘家湖梭梭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里的梭梭和胡杨是典型的混交林,胡杨的高大挺拔和梭梭的低矮柔顺形成了鲜明对比。也许正因为此,防风固沙的作用才得以显现。我们参观了部分护林站,目睹了护林员工作生活的艰辛和寂寥。他们长年累月与大漠戈壁为伴,默默地守护着这片略显沧桑的林子。他们顽强的身躯,如同这块土地上艰难生长着的胡杨和梭梭林。他们收入很低,也不引人关注,但他们的根已经牢牢扎根在了这块贫瘠的土地上。可能自己也是林业工作者的缘故,平时接触了太多的护林人,耳闻目睹了林业人太多的艰难和辛酸,因而我对他们的崇敬之心也油然而生。

一天的行程里,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保护区内转悠,汽车过后,扬起一道道浓浓的尘土。大家赏景照相,对大漠风情和大自然的神奇感慨不已。但视野里一些现象也着实令人痛心,尤其看到许多干枯的胡杨树,奇形怪状,似堆堆白骨,无奈地、无助地裸露在荒芜人烟的茫茫沙漠上。有的树干已经腐朽,仿佛在无声地、痛苦地倾诉着世事沧桑;有的胡杨半埋在干涸的沙土里,露出的枝桠像挣扎着伸出的手在控诉着什么……那情那景,对人心灵的冲击和震撼是巨大的。

我很疑惑为什么会这样?保护区的职工不无忧虑地说:“近年来,流入保护区的水越来越少,水位下降了,气候也干燥了,不但胡杨,一些梭梭也难以生长了。春天,一些人还拿着铁铲之类的工具,总是和我们‘捉迷藏’似的,在林子里疯狂地采挖药材,有的把树根都挖了出来。林子里千疮百孔,我们既生气又

无奈。有时外面来的人说是来看风景,但带着炊具和食品在林子里生火做饭,剩下的垃圾遍地都是,让我们防不胜防。林子一旦着火了,周围没有水,离城市和居民点远,扑救都来不及。这样下去,这块林子还怎么保护下去?”听到这些发自内心的忧虑,一向喜欢绿色、痴爱森林的我更加忧心忡忡了。

回到城里后,我惴惴不安的心似乎一直还在甘家湖、胡杨林、梭梭林里徘徊。我利用闲暇时间寻访了一些乌苏市和原来曾经在甘家湖一带生活工作过的老人们。他们大都情绪激动地为我描绘几十年前那一带生机盎然的景象:当年,这片原始状态的乐园渠系众多,湖泊遍地。夏天,人们经常在密林深处脱光了衣服尽情地洗澡、戏耍。人们挽起裤腿、拿起筐子下到水里,就可很轻松地捞到各种野生的鱼儿,味道特别鲜美。那时,到处都是绿油油的各种树,芦苇长得很茂密。野马鹿、野兔、黄羊、野猪等见了人也不怎么害怕,还经常好奇地朝人张望。空气好像洗过了一样,非常清新。人走到那里,就像走进了现在的待甫僧风景区,浑身都很轻松。现在,那些曾经的美好记忆永远不会有了。一位老人说:“你没有看到吗?到处都在开荒造田,种棉花,水都不够用了,还指望着那些树木能浇上水?现在大家都富裕了,都想大口吃肉,在林子里放牧、到林子里打猎也是禁止不了的啊!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这让我想到了1998年发生在长江流域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那场特大洪水的主要原因除了气候、自然、围湖造田外,长江上游的植被,特别是林木遭到严重砍伐,使得森林涵养水源的功能降低,沿岸生态环境的极大破坏也造成泥沙含量增多等等,也是发生洪水不可避免的重要原因。

纵观横比古今中外的人类发展史,为了从地球上攫取一些蝇头小利,人为破坏生态环境因而对生存环境造成严重创伤的事例比比皆是。人类如果以牺牲环境换来经济的发展,回过头来再拿出钱来治理和改善环境,那代价是非常巨大的,也是难以奏效的,更是非常愚蠢的。过去,人类已经把地球母亲伤害得太深,如果再不惊醒,地球上的最后一滴水将是人类的眼泪。这真不是危言耸听,因为,世界各地频频出现的各种瘟疫、各种疑难杂症、海啸、冰冻、酷暑、雾霾、泥石流等极端气候、气象、地质等所造成的灾难,已经使人类束手无策。人类已经到了还大自然以本来面目的时候了。

看来,建设生态文明社会,保护生态屏障,确保生态安全,不仅仅只是喊喊口号这么简单,需要人们拿出实实在在的行动!

我常常天真地想,既然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非常重要。那么,我们每个人是否先从小事做起?爱护那些令人心旷神怡而又美丽可爱的花秋霞网在线观看高清秋草;尽可能多地植树造林,尽可能多地绿色出行,减少碳排放,能走路就不要坐车,能坐车就不要自己开车;我们每个人是否能够少吃些肉?我们的一些同胞们是否能少在林地里面种庄稼?如果人人都想着保护生态环境,那该有多好!保护森林,就是在保护我们自己;营造绿色环境,就是在营造我们自己的生存空间。只有让张春贤书记倡导的“环保优先,生态立区”的理念真正化作每个人自觉自愿的行动,使我们有一个绿意盎然的生存空间,使我们有一个鸟语花香的和谐社会,使我们有一个安居乐业的幸福人生,那才是乌苏人民的大兴,新疆人民的大兴!

四季周而复始,人类生生不息。前人为我们留下了许许多多宝贵的财富,我们这一代人吃用的是先人们留下的遗产,我们也在抢夺着子孙后代的饭碗。是为自己的子孙后代留下青山绿水,还是扔下满目疮痍?是给后人栽下参天大树?还是留下漫漫黄沙?活在当下的人们啊!我们不该太自私,应该有一个正确的答案和明智的选择。

回来的当晚,本来很疲乏,但躺在床上却夜不能寐,甘家湖、胡杨、梭梭、护林员、大漠戈壁……一直在我的脑海翻滚,古人“春来江水绿如蓝”的诗句总挥之不去地在脑海萦绕。下床打开台灯,拿起纸笔,一种难以抑制的情绪汩汩而出:

傲立荒漠根相连,春绿秋黄层林染。修成铁骨成屏障,庇护人类好家园。无奈繁华风吹尽,徒留清白在人间。而今垂暮沙尘掩,空叹不朽数千年。

之后,身心轻松了一些,重又躺在床上。恍恍惚惚中,我来到了一片很大很大的丛林,只听树叶沙沙、泉水咚咚、鸟儿喳喳,这里就是胡杨林。我欢叫着在林子里狂奔,似乎有花香在牢牢吸引着我。抬头,透过婆娑的树影,看到了湛蓝的天空有几朵洁白的云在悠悠飘动;低首,松软如毯的草地上满是金黄的叶子,捡起一片放在鼻下嗅闻,叶子散发着草药的清香,随即鼻子就痒痒的,打了个喷嚏,睁眼定神,原来自己还躺在床上,天已亮了。打开窗户,看到外面的世界依然一片灰蒙蒙,是雾、是霾?PM2.5的含量有多少?这个我真不知道。当我伸懒腰想痛快地呼吸时,一股不太“沁人心脾”的气味已经让我霎时咳了几下,这个我真知道,我“享受”到的,是免费的汽车尾气、饭馆烟气、酒店油气、垃圾箱臭气等等混合烹制而成的“饕餮盛宴”……

hcsmne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