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之韵

黎德发表于2014年03月24日18:43:08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淡竹 竹子 竹之韵 散文 黎德

我在晚耕园里种了好几盆淡竹。悠闲时光,不时到园子里转悠,看竹影横斜翠叶婆娑,听和风拂竹低吟浅唱。一种清爽,一种豁达,一种优雅散淡,会从竹影风动摇曳中飘然而至。在享受风清竹翠的韵致时,似乎也会感悟到一些别的什么……

这几盆竹子盆栽,在我的园子里并不显眼,更算不上什么铭品。与之相比,他没有山松盆景那样苍劲老到,粗犷雄浑,也没有雀梅盆景那样铁钩铜爪,气韵奇峻,更没有紫藤盆景那样艳花满枝,招蜂引蝶。竹子,他是六合资料中的另类。平日里他静默地呆在园子的一隅,看上去清瘦且有点憔悴,相对于其他盆栽,像个混得不太好的中年人,平常而又不显摆。不像其他一些六合资料那样张扬,贪婪,心底里藏着无穷的欲望,一个劲地谋求索取。他不讲究土质,也不追求环境,有一抔素土即可安生,也无需更多的水肥和修剪打理就能够四季常绿,绽放出生命的芳华。

其实,竹子也是生命体。名利、金钱、权势,如同阳光雨露的垂爱,蜜蜂花蝶的青睐,他不是不想要,可是,要弯下腰,要费心机——要将每一条根都变成利爪,团结土壤,虚伪地赞美越来越污浊的空气;要与昆虫蛇鼠讲和,与风霜雨雪妥协;对苍蝇漠视,对强加在他身上的种种不公委曲求全,才能安身立命,才有飞黄腾达的可能。

可是,他的节生来就是直的,他不能弯腰。他的心生来就是空的,他不愿意费尽心机。

真是空的吗?

不。那一节节“空”里,早已成就一个美妙的小宇宙——有与生俱来的一些坚持,有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的豁达智慧,有对土壤的感恩,有和另一颗竹的爱,与笋的亲,与周围无数青光绿影的促膝长淡,开怀畅饮,有鸟儿偶尔驻足的呢喃,有清风明月的和唱……笑忘功名利禄、荒芜繁杂的每一秒时光都格外静谧而美好。

那一节节空里,是永远的满盈。

让人惊异的是,竹不仅直、空,而且淡。

他是“淡竹”——全球原始淡竹林最大群落中的一员。从外表到骨子,都是竹子中的最淡——淡紫、淡红、淡绿、淡泊。所以,他与世无争到看淡生死。

竹子,他可以很入世。生可以造林防风,成荫,美化环境;死可以做篾织篮编席,成为最实用的晒竿、竹桌、竹椅。

竹子他也可以很出世。他是箫与笛的前世、不死的魂魄随天籁之音往来天地之间,优雅散淡而隽永。

当然,这并不表示竹子逆来顺受,他会和压在头顶上的岩石或积雪抗争,他不允许荒草杂木占领脚下的领地,他摇曳着枝竿向天敌示威,他告诉所有的竹要独善其身兼爱天下。

竹子,他是李白:“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竹子,他是郑板桥:“盖竹之体,瘦劲孤高,技枝傲雪,节节干霄,有君子之豪气凌云,不为俗屈。”

竹子,他是疯疯癫癫的释道济公:“数枝淡竹翠生光,一点无尘自存香。”

竹子,刚直无尘,清廉自洁的竹子,他是我们身边那些还坚守着什么的人。他们懂得,浓墨重彩是一辈子,风淡云清也是一辈子。奴颜婢膝是一辈子,坦荡潇洒也是一辈子。他们选择了后者,等于选择了物质上的清瘦,心灵上的丰衣足食。

于是,这些自由快乐的心灵,站在一个孤寂的陈营里,成为人世间越来越弥足珍贵的另类,风雨过处,仰天长笑。

hcsmne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