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方山上二月兰

雨巷发表于2014年03月24日18:49:46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二月兰 上方山 雨巷 散文

说好了是去看樱花的。

在苏州,上方山是主要的赏樱地。在这个美丽的森林公园内,有一大片的樱花树林,一到春天,万花齐放,十分壮观。去年知道得晚,去得也就晚了些,到公园的时候,樱花已经过了最盛的时节,有的花瓣已经飘落,让人稍稍感到有点遗憾。因此着,今年一定不能错过花期,要在花开最美的时刻再去观赏一次。

也因此,日日关心着花信。媒体上有报道了,说武汉大学的早樱已经开了,还配发了妖冶的图片,让人心里痒痒的。想来,上方山的樱花也该开了吧,虽然街头也有零星的樱花树,虽然樱花树的枝头还没有绽放出任何的花朵来,但想着,或许品种不同,或许地气各异,说不准那儿的樱花也已经开放了呢。

但毕竟还是太心急了一点,到上方山的时候,樱花树的枝头还只有小小的花苞,离真正的盛开恐怕还有一段时间。或许是今春的天气冷,或者雨水多,不仅樱花未开,桃花、梨花、海棠等都还没有盛开的迹象。而那些梅花,却已经过了最佳的花期,显得零零落落,那些勉强支撑在枝头的,也显得十分憔悴。

但这一次去,并非一无所获。园内的花工,正在摆放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盆花,为即将到来的百花节做准备,种在地里的洋水山,像金一样地黄,晃人眼睛。当然,最惹眼的,是大片的二月兰。

二月兰是一种草本的秋霞在线还看秋霞理论,因为在农历二月前后盛开,才得名。说它是兰花,她并不娇贵,长得不高大,花也无甚特色。她的花呈十字状,有四个花瓣,紫、白相间的颜色,也不是特别的显眼。在我的想象里,这样一种普通的草花,应该是随处可见的,但在现实中,却难以在街头巷尾的公园绿地中见到她的身影。或许是她太普通了,普通到了常常会被人忽略,根本不会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二月兰的特色,是以量取胜。

真如季羡林老先生描绘的那样:“如果只有一两棵,在百花丛中,决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是它却以多制胜,每到春天,和风一吹拂,便绽开了小花;最初只有一朵,两朵,几朵。但是一转眼,在一夜间,就能变成百朵,千朵,万朵。大有凌驾百花之上的势头了。”那种千军万马的气势,同样是撼人心魄的。

在上方山,这样大面积的二月兰有好几处,我所见到的,一处是在樱花林,一处是在紫薇林,两种树都没有开,只有光秃秃的树干,那些云蒸霞蔚、气冲云霄的花朵,正好弥补了花期的空白。可以想见的是,等到粉色、红色和其他的颜色的花朵盛开时,她们还没有歇息,默默地做好配角。但在我看来,她们并不寂寞,因着这些细小的花朵,以及量多面广的优势,她们把其他的花朵衬托得更加富丽耀眼,互相印衬,相得益彰,也算是美事一桩啊。

hcsmne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