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窗帘

陋岩发表于2014年10月30日10:20:53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丝瓜 窗帘 散文美文 陋岩

谁见过这样的窗帘,不用洗,不用换,日日有变化,周周景不同,不仅能从初春挂到深秋,上面的果实还能让人一饱口福。

我家就有这样一个窗帘,除了百草凋零的冬季,天天给我碧绿的春天般的感觉,年年为我奉献数十斤果实的甘甜。走遍全球的窗帘生产厂家,你也不会见到这样的窗帘;逛完全球的窗帘商场,你也不会买到这样的窗帘…….这就是我特有的丝瓜窗帘。

那年,我随文友们在乡下采风,返城的时候,漂亮的大嫂给了我们每人几粒丝瓜子。次年的春天,怀着好奇之心,我将丝瓜种在了窗前的几个花盆内。没想到这小小的黑色的生命体,一入土便犹如蛟龙入海,显示出了旺盛的生命力。它先是将土拱出一个饱满的小丘,然后,便探出两片柔嫩的叶子来。不到十天时间顶部便吐出了一根柔绿的“胡须”来。这“胡须”就若长着眼睛能看见物体一样,顺着我搭的一根绳子向窗户顶部日夜前进。只用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家的窗户上就有了这么一个天然的窗帘,给我的感觉真是棒极了。

丝瓜叶子越长越大,最大的超出了我的手掌。从下往上看,那些肥硕的叶子如同两片绿叶托着一个歪嘴大甜桃子。妻子用唇笔在几个“大甜桃”上涂了红色,这下,还真像那么回事,几乎到了乱真程度。有事实为证:那天,邻居抱着两三岁的胖丫头来串门,那丫头就指着妻用唇笔加工过的丝瓜叶子,咿咿呀呀地要桃吃。

最令人自豪的是那一条条窈窈窕窕、周身碧绿、如钩如弦、如诗如梦的丝瓜,胖胖瘦瘦、长长短短地挂在窗前,每次欣赏都令人心旷神怡,并联想到贺知章《咏柳》中“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的诗句,以这两句诗来形容我家这丝瓜窗帘,我认为非常合适。

丝瓜花开时节,儿子最高兴。这小子每天数花朵,每天向我和妻子报告丝瓜花新开了几朵,凋零了几朵,十分认真负责。丝瓜花无论大小均由五片花瓣组成,这些黄色的精灵显示出的娇媚,让妻也发出了“美人难过鲜花关”的感慨。

《陆川本草》言丝瓜:“生津止渴,解暑除烦”。丝瓜能清热化痰、凉血解毒、通经活络。主治痰喘咳嗽、肠风痔漏、疗疮痈肿、妇女乳汁不下等病症。每次将丝瓜的叶、花、果送给来求药的邻居、亲朋去治病,我和妻子都自豪得像是救了人一命。丝瓜还是美食,白油鸡球丝瓜、虾仁丝瓜汤都是我爱吃的美食。

文人以丝瓜入诗入画的有许多。宋朝的杜北山《咏丝瓜》云:“寂寥篱户人泉声,不见山客亦自清。数日雨晴秋草长,丝瓜沿上瓦墙生。”以丝瓜喻人,以丝瓜做“墙帘”,表达了自己与世无争、闲云野鹤的情怀。宋代赵梅隐在《咏丝瓜》中写道:“黄花褪束绿身长,百结丝包困晓霜。虚瘦得来成一捻,刚偎人面染脂香。”诗人以丝瓜做“脸帘”,估计是半个美容专家。据闻日本女作家平林英子,每天用纱布蘸丝瓜汁擦脸,几十年不断,至八十岁时,她仍然面无皱纹,青春常驻。看来,赵梅隐诗中所言“刚偎人面染脂香”的确不假。齐白石最爱丝瓜,他爱种丝瓜,也爱画丝瓜。他笔下的《丝瓜蜜蜂图》《子孙绵延》,皆体现了自己对丝瓜的偏爱。齐先生做的是“意帘”。这些名家都没有想到以丝瓜藤子做窗帘,甚憾。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丝瓜窗帘为我带来了诗情画意,也引来了漂亮的蝴蝶、乡土气息的知了和各种不知名的小鸟,这些可爱的会飞翔的乐符,时不时就会出现在丝瓜窗帘上,或呢喃,或歌唱,或谈情说爱,或休闲乘凉,均给人置身大自然中的美妙感觉。同时也让我产生唯恐冬天到来,寒冷剥夺这一方纯天然“特区”的生存权,剥夺我对这一帘香梦的享受权。

hcsmnet
0